• <tr id='OrBjRL'><strong id='OrBjRL'></strong><small id='OrBjRL'></small><button id='OrBjRL'></button><li id='OrBjRL'><noscript id='OrBjRL'><big id='OrBjRL'></big><dt id='OrBjRL'></dt></noscript></li></tr><ol id='OrBjRL'><option id='OrBjRL'><table id='OrBjRL'><blockquote id='OrBjRL'><tbody id='OrBjR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rBjRL'></u><kbd id='OrBjRL'><kbd id='OrBjRL'></kbd></kbd>

    <code id='OrBjRL'><strong id='OrBjRL'></strong></code>

    <fieldset id='OrBjRL'></fieldset>
          <span id='OrBjRL'></span>

              <ins id='OrBjRL'></ins>
              <acronym id='OrBjRL'><em id='OrBjRL'></em><td id='OrBjRL'><div id='OrBjRL'></div></td></acronym><address id='OrBjRL'><big id='OrBjRL'><big id='OrBjRL'></big><legend id='OrBjRL'></legend></big></address>

              <i id='OrBjRL'><div id='OrBjRL'><ins id='OrBjRL'></ins></div></i>
              <i id='OrBjRL'></i>
            1. <dl id='OrBjRL'></dl>
              1. <blockquote id='OrBjRL'><q id='OrBjRL'><noscript id='OrBjRL'></noscript><dt id='OrBjR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OrBjRL'><i id='OrBjRL'></i>

                茶葉知識

                茶院士陳宗懋:茶葉的農藥殘余媒體勿危言聳聽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8-11-7     瀏覽次數:    

                       農殘問題並非新問題,早在60年代就有了
                  記者(下文簡稱記):陳院士,你老平時喝什麽茶呢?
                  陳宗懋(下文簡稱陳):我是浙江人,一般習慣喝綠茶。不過,不同的茶各有好處,綠茶屬涼性,夏天較適合;而紅茶和烏龍茶暖胃,適合冬天喝。所以,我分季節喝。有的人晚上不敢喝茶,而我喝過茶之後也不會睡不著。
                  記:在潮州這一帶,人們說晚上不喝茶睡不著。但他們喝得特別濃,你是否也接受?
                  陳:還可以。但有一次來潮州,走到哪喝到哪,而且每一杯都那麽濃,後胃也受不了。
                  記:看來好東西也要適可而止。你大學是讀的農學專業,當時報考是出於什麽理想?
                  陳:純屬偶然。我17歲時是想報考復旦大學醫學院,但報名時排錯了隊,進了農藝系,學植物保護專業,也就是關於防治病蟲害方面的,覺得也不錯。畢業後分配到黑龍江研究甜菜,後來回到了南方,從1960年開始研究茶葉。
                  記:我們知道,你主編了《中國茶經》和《中國茶葉大辭典》,而且在茶葉的農藥殘留等方面的研究成就特別突出,主持創建了“茶葉中農藥殘留控制”和“茶園昆蟲化學生態學”研究兩個新興茶學領域,構建了茶園有害生物綜合防治體系。而在中國,對這個問題的廣泛關註是在入世前後。你是什麽時候開始有研究的?
                  陳:農殘問題並非新問題。早在上世紀60年代,我們中國農科院茶葉研究所就開始研究了。當時,中國茶葉多出國歐洲,已經發現農藥超標現象。
                  記:那時的農藥品種與現在不一樣,好像是666、DDT之類的。
                  陳:是的。這些藥當時全世界都用,殺蟲效果好,價格便宜,但就是不易分解。你知道,茶葉主要是嫩芽,噴藥後7-10天葉芽就老了,而當時的農藥在這期間還未分解哩,所以殘留高。有一批出口到英國的紅茶,查出有問題後被銷毀。我一測量,發現666農藥殘留高出『標準100倍。後來,隨著人們對農殘的重視,農藥不斷更新換代,趨向低毒、高效、低殘留的農藥。

                  歐盟所定的農殘標準,有的一下子下降100
                  記:為什麽茶葉的農殘問題,近年來突然那麽喧囂,是否因為越來越嚴重了?
                  陳:這個問題有兩方面,其一是從政府到群眾都越來越重視食品安全,也就關註得多了;另一方面,受國外特別是歐洲對中國茶葉采取一些措施的影響。在上世紀後半葉,亞洲和非洲的產茶國越來越多,而且茶葉單產也越來越高,這就造成世界的茶葉總生產量大於消費量的狀況。石油生產有國際產油組織控制產量和價格,而茶葉生產國卻是散沙一盤,而且又多是第三世界,對價格不僅無法控制,而且互相壓價。
                  記:這麽一來,發達國家對茶葉有更大的話事權。
                  陳:歐洲不是茶葉生產國,卻是消費大國。它就用標準來刁難生產國。尤其是從1999年起,中國入世前夕,歐盟就大幅度地調整了農殘標準,迄今調整了七次。檢測農藥的品種從原先7種,第一次〗調整就變成63種,2004年增加到173種,今年的新標準已經多達186種。而且,歐盟定的殘留標準也大大地下降,這意味著檢測也就嚴格了許多許多。如氰戊菊酯類農藥,在1999年6月30日到7月1日,標準一天之間就下降了100倍。所以,我就質問歐盟的有關專家⌒ :“原先的標準與現在的相差100倍,哪一個才是科學的呢?”
                  記:那他們怎麽回答?
                  陳:他們也只好說:“用科學解釋不清,這是政治和生意方面的事。”一語道破天機。
                  記:這樣調整標準,也難怪中國企業那兩年被打得暈頭轉向。
                  陳:歐盟從1999年以來已先後頒布了七次茶葉農殘標準,有如下幾個變化:首先是檢驗農藥的種類越來越多,目前還包括有增效劑;其二是標準日趨嚴格化。世衛組織對查驗的殘留標準是以風險評估為準則,對毒性大、接觸量大的嚴控,而對較小的則寬松。而歐盟標準卻不是這樣,而竟然是以儀器食品內的小可驗出的農藥成份量作為標準,是非常不合理、不科學的。
                  記:歐盟那麽嚴格,那他們自己就不用農藥了嗎?
                  陳:他們是對別人嚴,對自己寬。從2003年7月25日起,歐盟規定了320種農藥停止在市場上銷售,這些品種都按低檢出量來制訂標準。而歐盟對於按自己技術生產出的農藥,標準卻寬得令人不敢相信。

                  茶葉和茶湯中的農殘含量不是一回事
                  記:在這次會上,廣東省農業廳蔡副廳長說:“經過這幾年的宣傳和督促工作”你的實驗室被歐盟認證為中國惟一的向歐盟出口茶葉農殘檢測的實驗室,你認為全國情況是否也同樣樂觀。
                  陳:1999年7月以後,中國剛剛入世時,出口的食品中茶葉的問題突出。由於產茶企業未及時調整生產,導致82%的出口茶不合格。隨即,從國家到茶葉生產大省,及市縣鎮的政府都重視這個問題,層層辦培訓班,大家學習如何用農藥。農業部也下文,對農藥禁用一些,推薦一些,結果這幾年進步很大,數字倒過來了。
                  記:早幾年杭州有家報紙打出這麽個標題:“喝茶等於喝農藥”,聽說你對此提出糾正。
                  陳:那是1998年12月的一天,杭州一份報紙的創刊號登出這則標題,還配了漫畫。我一看,就●馬上打電話給報社,說這是誤導。那位記者說:“茶葉驗出了農藥,那喝茶就等於喝農藥。”我說:“這不可等同。比如說,你爸爸長胡子,而長胡子的人不等於是你爸爸。”經過我的解釋,他重新寫了一篇報道。我後來提醒傳媒,對茶葉安全性的宣傳要恰當。
                  記:那你也給我們解釋一下。   
                  陳:目前農業生產中還必需使用化學農藥以保障農業的豐收,因此各種食品中或多或少存在少量農藥殘留,但只要低於殘留限量的標準,即使長期接觸,也不會對人體健康構成影響。關鍵是,傳媒首先不能將檢出率與超標率混淆了。比如,報紙登載某次檢出20%,消費者不懂這個區別就怕了,以為這麽多的茶葉有問題↘,吃了就會中毒。其實這批超標的可能僅是1%。何況,人的身體有解毒機制,會自動排放毒素。   
                  記:而且茶葉與茶湯還有差別。   
                  陳:對,茶葉中的農藥殘留水平和茶湯中的含量不是一回事。飲茶時人們只飲用茶湯,而不會去吃茶渣。因此關鍵的問題是有多少農藥會在泡茶時釋出,不同農藥在茶水中的溶解度不一樣。目前在茶葉生產中推廣使用的農藥,多是水溶解度極低的農藥品種,樂果的溶解度極高,因此產茶企業↑是不準用的。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0564-8289345
                瀏覽手機站